工行200亿支持北京小区改造工行200亿支持北京小区改造

工行200亿支持北京小区改造
23日,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与首都开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老旧小区改造及非经资产管理工作战略合作协议,加强金融支持民生建设力度。记者了解到,根据协议,北京分行将为首开集团及下属成员单位提供包括融资、债券等业务等值500亿元人民币的意向性金融服务支持额度,其中有200亿元用于北京市老旧小区改造。 目前全市待改造的老旧小区包括1990年以前建成的、尚未完成抗震节能改造的小区,1990年以后建成、住宅楼房性能或节能效果未达到民用建筑节能标准50%的小区,还包括“十二五”期间已完成抗震节能改造,但基础设施、基本功能仍存在不足,或物业管理不完善的小区。在非经资产方面,北京市未来将接受上亿平方米以上的中央机关、央企非经营资产并管理,资产管理规模巨大。首开集团是北京市国资委下属企业,被北京市政府指定为老旧小区改造的主要企业;在2019年3月与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合并后,被指定为服务中央及国有企业非经营性资产管理的唯一平台,服务中央、改善民生的职能进一步凸现。在500亿元中,300亿元用于非经资产管理平台运作、200亿元用于北京市老旧小区改造。

卓尔领队:每场比赛目标都是三分 周通面对旧主:输球因自己失误卓尔领队:每场比赛目标都是三分 周通面对旧主:输球因自己失误

卓尔领队:每场比赛目标都是三分 周通面对旧主:输球因自己失误
原标题:卓尔领队:每场比赛目标都是三分 周通面对旧主:输球因自己失误 北京时间8月10日晚上,2019年中超联赛第22轮展开角逐,武汉卓尔客场1-2负于天津泰达。由于武汉卓尔主帅李铁处于禁赛期间,所以俱乐部领队庞利出席了新闻发布会,他感谢远征军给球队的支持,并称球队虽然输球了,但目标是每场比赛都拿到3分;此外,武汉卓尔球员周通迎来了面对旧主天津太大的机会,他在赛后也接受了采访,称没能完成反戈一击赢球,是很遗憾的,并表示下一轮踢山东鲁能将全力以赴。 武汉卓尔领队庞利说,“今天还是要感谢武汉远征球迷,但很遗憾没能够赢下比赛,回去我们会继续总结,打好下一场比赛。” 对于本场比赛,武汉卓尔领队给予点评,“每一场比赛我们都想拿到3分,上半场结束后根据场上的情况做出了一些战术的调整。” 与此同时,武汉卓尔球员周通也在赛后接受了采访,本场比赛他面对旧主天津泰达。谈到反戈一击,武汉卓尔球员周通表示,遗憾球队最终还是输球了,“第一次回到这个球场我觉得很遗憾,比赛还是输了。” 对于输球的原因,武汉卓尔球员周通认为,皆是自己的失误,天津泰达都是利用失误取得的进球,“我觉得今天的两个丢球我们是都可以避免的。我们自己没能做好,一次中场失误丢球,另一个是对方传中后我们没能盯好人。” 目前,武汉卓尔在中超22场战罢,取得7胜7平8负的成绩,拿到28分,排在积分榜第九位,在还剩下八轮的情况下,领先排名倒数第二的深圳佳兆业13分,基本没有了降级威胁。下一轮,武汉卓尔将在主场面对山东鲁能。 对于球队的下一场比赛,以及保级形势,武汉卓尔球员周通表示,会全力以赴,因为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对于我们,每场比赛都需要去全力以赴,就像教练说的把每场比赛当作最后一场决赛来踢。之后还有八轮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还是要努力踢好每场比赛吧。”

用残阵也能赢正牌国家队?辽篮运气不错,前锋漏洞依旧用残阵也能赢正牌国家队?辽篮运气不错,前锋漏洞依旧

用残阵也能赢正牌国家队?辽篮运气不错,前锋漏洞依旧
8月15日晚,辽宁男篮继续着自己的热身赛之旅,这支沾了男篮世界杯的光的球队要面对的对手是安哥拉男篮。要知道,安哥拉男篮是今年男篮世界杯的参赛队,已经确定了12人大名单,是正牌的国家队。在此前的昆山四国赛上,安哥拉男篮以62比73不敌国家队,证明了他们实际上战斗力很一般,年龄偏大,实力是比较差的。这样一来,安哥拉队输给半支辽宁队也就不足为奇了。最终,辽宁队以71比70险胜对手。要知道,这支辽宁队并没有主力后卫郭艾伦和赵继伟,他们上赛季的内线轮换球员卫猛和钟诚也已经离队。在没有外援出战的情况下,这支辽宁队可以说没有太大的胜机,所以赢球还是非常不容易的。面对这个结果,不少辽宁球迷就显得很兴奋,因为他们觉得半支辽宁队都能战胜安哥拉,那么跟国家队打一场也不会输太多。这种想法无疑是非常可笑的。在这一场比赛里,尚且不说安哥拉男篮有没有出尽全力去打,辽宁队能赢球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运气的事情。在比赛的最后时刻,丛明晨两次罚球不进,安哥拉投出的绝杀球超时,这才没有反胜辽宁队。这也说明,辽宁队的锋线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贺天举大伤痊愈之后状态一直不好;丛明晨在比赛关键时刻容易失误或者投篮不进众所周知,甚至还让郭艾伦气得跳起来;新秀郭旭虽然表现不错,但是经验不足。

有票进不去 梵净山“线上黄牛”从哪来有票进不去 梵净山“线上黄牛”从哪来

有票进不去 梵净山“线上黄牛”从哪来
在OTA平台上高价购买景区的门票,临到门口却被告知门票无效……近半年来,这种情况已多次出现在一年前“申遗”成功的5A景区梵净山。就此,梵净山景区官方微博一连发布两条微博,明确表示尚未授权任何第三方平台商家代售门票。8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就此分别联系了涉事景区及OTA平台。景区方向北京商报记者独家透露,此前确实接到多起投诉,甚至还有部分商家欲使用黑客技术直接进入景区票务后台获取门票,“这些平台上‘代售’门票的商家相当于一种新型的票务黄牛”。景区相关负责人表示。  票代谜团  去年7月,成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贵州铜仁梵净山,作为我国第53处世界遗产和第13处世界自然遗产,一度成为了当地的“网红”景区。然而,拥有了“世遗”、5A景区等多个光环的梵净山,却在门票销售上遭遇了“黄牛”的难题。  “最近半年,尤其是到了暑期旅游旺季,我们景区多次接到游客投诉,称自己在OTA平台上购买了门票后,却在梵净山‘山门’外被告知门票无效,最终没有能够进入景区。”梵净山景区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而根据该景区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游客反映相关问题涉及的平台涵盖了携程、飞猪、美团、去哪儿网几大OTA,且售票商家都是入驻这些平台的第三方企业,但景区此前并未与任何网络平台、企业签订门票代售协议。  上述景区负责人坦言,根据调查,游客在未授权网络平台、商家处购买的梵净山门票,售价普遍在350-380元/张,而景区官方票务系统的标价才200多元/张,“相当于这些商家只进行了一个‘代抢票’的服务,就向消费者多收取了100多元/张的费用,而且还不能保证100%抢到票”。  就此,有OTA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近几个月确实接到过消费者关于梵净山景区门票无效相关情况的投诉,但均第一时间向消费者承诺退款以及负担额外购买门票费用等。但另一方面,也有平台称,该企业此前从未上线过单独的梵净山景区门票或者套票产品,只有一日游、当地游这类涵盖门票的打包旅游服务,且从未接到因门票无效而导致的投诉等。  虽然景区和OTA双方就门票代理销售情况各执一词,但上述所有OTA都明确表示,目前平台上并无在售单独的梵净山景区门票产品。  售票模式之变  “其实,在原先的景区售票模式下,梵净山本身是有票务代理系统的,并签订了旅游企业作为总代方,但随着分时、实名网络售票系统的启用,原本的票代合作就无法持续了。”景区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新系统要求购票人一张身份证对应一张门票,并且要事先确定入园时间,因此,景区就不能每天按照一定数量将门票分给总代理,再由总代理按比例分发给其他代理方。  据介绍,目前梵净山景区都是在游客来访前一天放出5000张左右的第二日门票,并在门票使用当日再分批、分时间段上线2000-3000张左右门票,“总体来说,梵净山目前每日售票量在1万余张,其中旺季团队票与散客票的比例在2:8或3:7”。该负责人表示,未经授权的网络平台和商家一方面会提前一周左右将门票“预售”给消费者,再按时于官方系统中“抢票”;另一方面,还有一些“资深黄牛”企业,会采用黑客的技术绕开售票系统取得门票,虽然最终都被景区拦截了,所拿到的票被判定无效,但这些商家仍然会将“假票”卖给消费者牟利,造成游客利益受损。  “不论是上述哪种形式,消费者抵达景区后才被告知门票无效,如果恰巧当日门票又售罄的话,商家即使在被追责的过程中退还了费用,也往往很难弥补游客为抵达景区所耗费的食住行费用等。”有专家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过渡期监管难题  在上述专家看来,之所以目前OTA上出现了“黄牛”销售无授权有风险的门票甚至假票的情况,主要还是因为在景区门票管理、销售模式开始改革的情况下,OTA与景区还未充分对接上,在这一过渡期被违法商家钻了空子。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也表示,这显然是冒牌的票代在利用OTA的流量打擦边球甚至违规进行代售的情况。  对此,去哪儿网、飞猪等多家OTA相关负责人也无奈地向记者表示,在OTA与景区还未就新的票务销售模式、代理模式进行充分沟通的情况下,OTA本身无法实时掌握每个景区门票具体销售方式、价格等信息,也确实很难与每一个入驻商家确认代理的门票是否全部有效,“一般商家在OTA上入驻、开启一项新业务前,平台主要会审核企业是否具备相应资质等内容,但具体到所售门票是否有效,目前基本只能通过消费者的投诉来了解具体情况,并在接收到投诉后给予下架等相应处理”。有OTA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  不过,上述梵净山景区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各家OTA都在与景区主动进行接触和沟通,其中美团点评已经将梵净山加入了“白名单”,即之后平台上所有商家将不会出现未经授权擅自销售门票的行为。与此同时,梵净山也将OTA接口做到了景区分时售票计划之中,目前正在和各平台商讨新的合作模式,希望在杜绝合作过渡期乱象的同时,能让每个OTA都获得接口可以对接景区的后台票务系统。此外,景区自身会升级售票系统,将原本提前一天售票的方式逐渐改为提前五六天放票,让游客能够错峰购票。

台明年防务预算创近年新高 另编新战机预算50亿台币台明年防务预算创近年新高 另编新战机预算50亿台币

台明年防务预算创近年新高 另编新战机预算50亿台币
中新网8月16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行政院”会议15日通过2020年度总预算,岁出预算编列2兆1022亿元,其中,防务部门主管预算编列3580亿元,较2019年度增加175亿元,增幅5.2%;另加计基金预算533亿元,整体防务预算为4113亿元,占GDP比例2.26%。台湾防务预算已连2年,每年以百余亿元幅度增长。  在明年度防务预算中,有960亿元是军事投资费用、958亿元是作业维持费、1662亿元是人员维持费,较今年增加175亿元约5.2%,主要是因应募兵制人力经费及军事投资计划,其中包含战机64亿元及军舰154亿元;若再增加新式战机特别预算50亿元,防务部门主管预算合计共3630亿元。  此外,防务部门预算另有非营业特种基金编列533亿元,主要是为了台军营舍改建。如果合计主管的总预算及非营业特种基金,明年度达4113亿元,较今年度增加314亿元,约增加8.3%。  台“行政院主计长”朱泽民表示,明年度的防务预算是近年来最高,但并非是历年最高。  朱泽民解释,明年防务预算增加,主因是台军人员的“编现比”提高,从往年的80%希望提高到90%,所以人员维持费会比较高;明年度的防务部门人员维持费为1662亿元,较今年度增加了97亿元,目的就是要提高台军编现比。  台防务部门指出,为有效运用防务资源,所获预算除优先满足推动募兵制法律义务支出,并置重点于落实防务自主政策、对外筹获先进武器装备、精进后勤维保能量、培育优质人力等要项。

比恐韩症更可怕!中国男足被这支鱼腩队连续羞辱,这次又碰面了比恐韩症更可怕!中国男足被这支鱼腩队连续羞辱,这次又碰面了

比恐韩症更可怕!中国男足被这支鱼腩队连续羞辱,这次又碰面了
“恐韩症”是中国媒体的独特发明,指的是从1978到2010年期间,中国男足对阵韩国队屡战屡败的悲惨情形,当然,这已经成为了一段往事,在今年3月之前,中国男足对阵韩国队还是互有胜负的,而在3月之后,中国男足患上了一种更可怕的病——“恐泰症”,如果不是现在全国球迷喜迎一大批“归化球员”,已经看到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杯“的美好前景,中国足球可能还是笼罩在”恐泰症“的阴影之下。如果说泰国队的实力有韩国队那么强,球迷大概会觉得中国男足输得理所当然,可惜的是,泰国队的实力并不强,目前,中国男足的世界排名是71位,而泰国是115位,在40强抽签的分档上,中国男足贵为第一档球队,而泰国队是三档球队,泰国比中国男足低了两个档位。不过,最近的一次交手,中国男足在本土举行的中国杯上意外地0:1输给了泰国队,当然,有球迷肯定会认为,那肯定中国队不认真不重视导致的,但是实际情况却是:中国男足非常看重的那场比赛,因为关系到中国男足是否能拿到国际足联积分,从而确保国足提前拿到40强一个种子队席位,结果中国男足非常不争气,在家门口输掉了比赛,当然,比起2013年那场1:5输给泰国青年军的比赛,这场比赛至少没那么丢脸。而仅过了几天,在越南举办的U19国际邀请赛中,曲波率领的国青U18B队居然又一次输给了泰国队,比分是1:2,三天之内,两支国家队分别不敌泰国,球迷可谓遭受双重打击,而这次更加尴尬,中国男足U18B队对着泰国U18,在局面上完全处于下风,国青U18B队在半场结束时射门为0,对手泰国队的射门则为8次4次射正。比尴尬还尴尬的是,在这次邀请赛里,中国的一名年仅18岁的“国字号”足球小将被拍到了”小白猪身材“,大有与国足老大哥的”白斩鸡身材“争奇斗艳之势,自然的,他被当地媒体狠狠嘲笑,还上了国内的媒体的头条。按道理说U18B队这次输给了泰国队,中国男足的青训部门应该警醒,采取足够的措施来提高球队的精神面貌和实力,。毕竟,在越南比赛的U18B队不是正牌的U18队,球迷对他们的要求还不太高,还能原谅他们,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牌的中国国青U18继续刷新底线,他们在本土的熊猫杯上隆重登场上后,也是同样的下场,甚至比U18B队还不堪,以0:2比分输给泰国队,这场球甚至把到现场的铁哥都看懵了,他只能无聊地吹头发。短短的五个月内,中国男足各级别国家队连续输给泰国队,这绝对不是偶然,中国男足的人才明显断层得非常严重,尤其是国青队的两次输球往中国球迷头上狠狠地浇了盆冷水,毕竟,中国球迷这么多年来连续投入,年年喊重视青训,怎么会这样呢?也许中国球迷还没有缓过劲来,但新的一轮冲击即将到来——为准备9月下旬在印尼进行的第19届亚少赛预选赛小组赛,U15国少选拔队即将参加2019上海“金山杯”国际青少年足球邀请赛,而这次同组的对手又有泰国国少队。这次比赛的赛程非常紧凑,中国U15国少队将在8月21日对阵柬埔寨队;8月22日对阵西澳联队;8月24日对阵泰国队。这样看来,这群小球员可以说肩负着中国男足战胜泰国队的最后的希望,因为按照目前舆论的普遍说法,05年左右这个年龄段出生的中国男足球员的实力比较强,从他们这一代开始中国男足将会走上康庄大道,迅猛发展,如果中国国少队还不幸输给泰国队,那么对中国球迷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伤害。这种伤痛估计也只能靠“归化球员”带领中国男足打入世界杯来抚平了,也许这就是中国足协不顾争议和反对声,急于归化华裔球员和无血统外援的重要原因吧,你觉得呢?